精神文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神文明 - 正文

杨继彪:智能化研究没有捷径

打印本页

字号:

日期:2022-06-13

来源:beat365在线体育集团网站


建成万兆工业环网+5G智慧集中管控平台、模块化数据机房和智慧云数据中心、VR培训基地,实现40个智能化子系统全息一张图管理,应用智能巡检机器人、智能捡矸机器人、智能矿灯、5G防爆智能手机……煤业集团同忻煤矿公司积极推进智能化建设离不开企业每一名员工的参与。综采队机电副队长杨继彪就是其中的代表。

20138月,原同煤集团承担了国家发改委“千万吨级高效综采关键技术创新及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经过三年的努力,20167月,该公司8202综采工作面建成了世界首个智能化综放工作面。该项目可以实现设备替代工人进行井下开采,地面及井下控制中心对设备的智能监测和集中控制,将部分矿工从危险工作面解放到相对安全的顺槽监控中心。“这让我们这些常年在千米地下工作的煤矿工人满怀期待。”杨继彪说。

但每一个新事物的发展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杨继彪介绍,那时该公司的机械化水平虽已达到90%以上,但可视化远程干预、液压支架跟机自动化、煤机传感监测等,都是大家没有接触过的。为了让大家弄懂弄清智能化是什么,解决先进装备应用问题,该公司组织优秀技术人员、各专业技术大拿20多人,成立了同忻矿智能化创新工作室,一边从系统编程、专业英语、智能化设备工作原理等最基础的知识学起,一边现学现用、同步跟进由小到大、由浅入深的设备技术改造或操作系统优化,不断啃下支架跟机移架邻架助推、快速跟机移架、数据实时交换等“硬骨头”。

作为工作室负责人,杨继彪深感责任重大。同忻矿煤层平均厚度15米,采煤机采高3.9米,剩下全靠放煤。过去,一个班需要4名专职放煤工对着工作面上100多个放顶煤液压支架进行上万次操作,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差,放得好不好主要看员工的熟练程度和工作经验。为了把又苦又累的放煤工岗位“搬”到地面的集中控制室,杨继彪和同事对地质结构、煤层走向、支架前后柱压力、支架工作阻力、矿井来压规律等大量数据进行研究分析,提出“多轮间隔顺序放煤”工艺。“但任何一项工艺或技术从成果研发到实际应用都需要反复试验,而现场试验对于同忻矿这种集团生产主力矿井特别奢侈。”杨继彪说。

为了争取到试验机会,杨继彪和同事需要124小时盯守在井下工作面现场,等待、寻找每一个采煤机正常停机的间隙进行试验,向参与的班组、员工不断解释试验成功的好处,以取得大家的支持配合。“从第一次自动化放煤试验,到自动放煤可以维持十几分种,到最终整班自动化放煤、全天自动化放煤,我们用40多天时间进行了近200次试验。”杨继彪说。

值得庆幸的是,付出最终有了回报。自动化放煤系统的成功应用,不仅大大降低了放煤工的劳动强度和危险性,而且每天可多产原煤1000多吨,煤炭回收率提升了8%

这也让杨继彪坚信“建设并应用好智能化是煤炭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近年来,杨继彪及团队自主创新50多项技术,进行了9次智能化工作面操作系统优化升级,员工只需要坐在监控中心,摁下一键启停按钮,采煤机、运输机、转载机等综采设备就能自动联动运转,流畅地割煤、推溜、移架。

“智能化发展的前景越来越好,尤其是集团公司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成立后,更多技术人员投入到提升煤矿数字化、智能化水平的工作中。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煤矿工人一定能彻底从千米井下、恶劣场所中解放出来,做新时代的采煤‘白领’。”杨继彪说。

( 作者:吴玲 李文斌 责编:刘占敏 )